知音文学网 - 玄幻小说 - 史上最强狂帝在线阅读 - 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上门女婿

第一千六百四十二章 上门女婿

        凭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!凭什么自古以来,只有女人能当族长?

        老夫哪一点不如这个女人?

        老夫凭什么要一辈子站在这个女人的脚下?

        老夫不服!这一刻,老者的心中,涌出了无数种负面情绪!不过,俏妇的一句话,让他全身的血液都在凝固!这是一种极其特殊的威压,只对兔耳族之人有用!与此同时,俏妇头顶的王冠之上,闪烁着微微的水晶色光芒!那股让全场所有兔耳族之人颤抖的威压,就是从这王冠之中散发而出!好在林尘抱着樱小兔,如若不然,她现在也已跪在了地上!“传令下去,明日举办登基大典,所有族人不得有异议,否则,一律当诛!”

        俏妇的声音虽然不大、语气也是非常温和,但是话语之中的威压,却是让大长老,不敢有丝毫的抬头!因此,四位长老只好半跪在地上低着头说道: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俏妇挥了挥衣袖。

        唰!四位长老同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大殿之中,再次只剩三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,王冠表面的水晶光芒逐渐黯淡,弥漫在整个大殿之间的威压,也是随即消失的无影无踪。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这才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她大半个身子,此时都压在林尘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发现自己与林尘的姿势非常昧暧,俏脸不易察觉的微微一红,急忙退后半步,同时轻轻推开林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轰隆隆!”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俏妇又是拂袖一挥,伴随着地面的微微颤抖,大殿的大门被关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大殿的光芒,变暗了些。

        而樱小兔却是猛地眼前一亮,脸色犹如一个小女孩似的惊喜,旋即转身,冲着最前方的俏妇娇叫一声:“母皇~”说完,她就张开双臂,登上台阶,朝着俏妇飞扑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俏妇也是站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终,母女俩抱在一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皇,我想死你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这一刻,樱小兔终于恢复了一个女儿该有的模样,一脸的撒娇,毫无顾虑。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个孩子,在自己的父母面前,都会像她这样毫无顾虑……“傻孩子,这一年来,苦了你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俏妇抚着樱小兔的长发,一脸的心疼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不苦,一点都不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嘿嘿傻笑,在母亲面前,丝毫都不顾及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俏妇在这一刻也是恢复了慈母的形象,之前的严厉、冷漠与死板,全都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    俏妇又是看了一眼下方的林尘,笑着问道:“你与你的小男友,是怎么认识的?”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当即反驳:“他才不是我……”忽然,她感觉到了一股带着威胁味道的目光!顿时,樱小兔改口,拉着俏妇的左手撒娇道:“哎呀,母皇,你就不要问这件事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好好,知道你害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俏妇慈祥一笑,勾了勾樱小兔的琼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嘿……”樱小兔嘿嘿傻笑。

        似乎是觉得站着累,樱小兔直接坐在了黄金宝座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俏妇笑着调侃道:“从明天起,你才是族长呢,你就这么等不及?”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整个身子都瘫在黄金宝座之上,两只裸足分别踩在宝座的两个扶手之上,整个人的姿势,那是相当的豪放!(其实这个姿势很黄、很污,很下流)她有气无力的摆手,说道:“哎呀,这几天累死我了,我要先躺一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任何一个孩子,在自己母亲的面前,都不会顾及自己的形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句话,说的是一点都没错……俏妇却是微微皱眉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在场之中只有自己一人,那么,樱小兔摆这种下作的姿势,倒还说的过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在场之中还有一个男人!在一个男人的面前,丝毫都不顾及自己的形象,反而还摆出这么豪放的姿势?

        瞬间,有一个猜测,在俏妇的脑海之中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难道他们两个早就已经互相‘了解’过了,所以才会毫无顾忌?”

        俏妇盯着林尘,那双美丽而又狭长的丹凤美眸之中,带着一丝怀疑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,俏妇是个实干家,她并不喜欢猜测,因此,下一刻,她就直接看着林尘问道:“人类小家伙,你叫什么名字?

        来自何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叫林尘,百朝域的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到“百朝域”这三个字,俏妇的美眸之中,再次掠过一抹心疼之色。

        女儿竟然去了那里……这一年来,真是苦了女儿啊……不过下一刻,俏妇的眼神便恢复正常,用一种长辈的语气问道:“你与我家灵儿,发展到什么程度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母皇!”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直接蹦了起来,抓住俏妇的衣服,说道:“你别问这些事情好不好?

        这都是人家的私事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我的女儿,难道我连了解这点事的权力都没有?”

        本是和蔼慈祥的俏妇,在这一刻再次变得无比霸道,语气之中的霸气,让人不敢反驳!“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微微鼓起小脸,使劲哦了一声,同时狠狠的剐了林尘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都怪这个男人!如果不是他乱说,我母亲也不会这么问!现在好了,你该怎么回答?

        你怎么回答都是错误的!我母亲这是在问你的罪呢!林尘淡淡一笑,回答道:“岳母,您问我们两个已经发展到什么程度,那我只能告诉您,该做的都做了,不该做的也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樱小兔脸颊迅速一红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林尘那云淡风轻的脸色,樱小兔只想问一句:你他娘的撒谎都不脸红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“果然如此啊……”俏妇轻叹一口气。

        随后,她却又脸色一正,说道:“不过,林尘,你可知道,在我们兔耳族中,实行的不是人类社会的男权主义,而是女权主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知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点头。

        人类社会,最高位的领导者一般都是男人,即便有女的,也只是昙花一现,在历史的长河之中,女性领导者也就那么几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在兔耳族中,自古到今,最高位的领导者,一直都是女人!不过,林尘想不明白,俏妇为什么要跟自己说这个?

        这对登基大典有什么影响吗?

        俏妇螓首轻点,说道:“知道就行,也好有个心理准备,你们两个成婚,不是我家女儿嫁给你,是你嫁给我女儿,结婚之前,你要明白这一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林尘顿时笑了:“倒插门?

        上门女婿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这么形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俏妇一脸认真,轻轻点头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