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农门娘子有点彪在线阅读 - 第208章、如实以告

第208章、如实以告

        温鹏怎么敢如实以告?

        就算被裘方嘲笑,他这次也只能认下来,他露出一个苦笑,“我水平不高,自然不敢和邢军师以及邢军师亲自教导出来的小柔妹子比,这只是我的看法罢了,嘿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鹏这次选择了吃暗亏,裘方心中自得,看来这次,自己终于压过了温鹏一次。

        没成想,邢小柔却说道,“其实我也觉得他们看起来像中了邪似得,怀里还揣着冥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军师问道,“妹妹,你那次是遇到了什么事情,让这四个人去做这个事情的?他们要杀的人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虽然这四个人死的蹊跷,但邢小柔并不觉得那马车上的几个人能做到这一点,不屑道,“只是几个老弱病残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妹,你自小被我保护在寨子里,我给你说过多次,行走江湖,最不能看轻的就是女子、老人、孩子,因为他们是最容易扮猪吃老虎的人,谁都会轻视他们,但她们一旦出手,就会是杀手锏。”对于这次比自己小了二十岁的妹子,邢沛有时候也是十分无奈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被哥哥教训了一顿,邢小柔这才老实说道,“那一家子,真的只是一群没有抵抗能力的人,不必在意,一个傻妇人,一个瘫痪了似得不能走动的两三岁小姑娘,一个七八岁的哭包小男孩,一个十六七岁的村姑,一个长得奇丑无比的马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听到邢小柔这么说,温鹏更是腿下一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熟悉了,太熟悉了,这个配置,听起来怎么就那么像苏婳和封璟呢?

        苏婳可不就是十六七岁模样的村姑?

        封璟可不就是奇丑无比的车夫?

        无时无刻不再关注着温鹏的裘方看他倒头就要摔倒的样子,夸张的上前扶住了他,“鹏哥,你怎么了?怎么一副要晕倒的妇人作态?”

        寨子里的人都知道这两人不对付,不过现在裘方故意这么做虽是上不得台面的做法,但温鹏的状态的确引人怀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温鹏,你是不是知道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,我…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柏群大掌一拍,轰的一声,吓得原本就有些腿软的温鹏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温鹏也不是如此胆小的人,甚至还有野心、有计谋,可是如此怪异的尸体突然就被运到了他跟前,他有一种很不安的预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原本也想压住心中的害怕,可是裘方死盯着他,现场又有比他智谋高了不知道多少倍的邢军师,还有威严甚大的寨主在,温鹏的气势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    什么高大野望,在苏婳给他制造的恐怖阴影之下,一吹即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见过这样的尸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柏群性急,连忙问道,“什么,在哪儿见过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鹏咽了一口口水,看向邢小柔,“小柔妹子,你说的那个村姑是不是叫苏婳?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小柔诧异垂头,死死的盯着温鹏,“啊?你怎么知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个丑男人,是不是满脸从这里到这里,有一大块黑色的胎记,不过他身材健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小柔想也不想,就直接点头确认,“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毕竟封璟的长相实在是太让人印象深刻了,一个背影足够让经历人事的妇人疯狂,可一看到他的正面,就能被他的长相毒死。

        确凿无比的背影杀手一枚。

        邢小柔舌尖在齿背上划过,锋利的牙齿刮过舌尖有些疼,让她能快速的串联一些问题,“你是在哪里看到的和这些尸体差不多的尸体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我们寨子里的兄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邢军师和柏群都看向了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温鹏本事不想说的,可是现在的情况由不得他不说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声泪俱下的哭泣道,“我,我是真的不知道如何向寨主和军事交待才撒谎的,那天我和兄弟们本来是想去抓那个肖绍的,但是肖绍躲在陈府不出门,我们就盯上了经常跟在肖绍左右的女子,也就是县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们当时还不知道她是县主,我跟着她,没成想她主动找上了我,说看不惯一个村姑,想让她代她去打猎,打老虎,因为那个苏婳打猎非常厉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一旁倾听的邢小柔猛地点头附和道,“是的,那个苏婳打猎非常了得,她那日在茶棚稍作停歇,到了山后林子里打猎,不过一个时辰罢了,就打了几倍于十个猎夫一个时辰能打到的量回来,最奇异的是,他还抓了一窝老鹰回来,活生生的老鹰,那大老鹰身上一点损伤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温鹏见邢小柔这么说,心里可算松了不少,至少有人能证明那个苏婳的厉害了,那就把事情都推到她身上得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赶紧说道,“她身边现在还留着一只鹰呢,那只鹰长大了,也会帮她打猎,这让她打猎的水平更是直线上升,落户在我们山寨40公里处的程家村不过一个多月罢了,已经修建了豪华无比、比好些地主财主姥爷家的院落还好的院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柏群作为寨主武力值是够得,但是智商上面就欠缺一些,再加上身边又有邢军师帮忙,他依赖邢军师惯了,自己能锻炼大脑的机会比较少,“你们说的这些,有什么关联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温鹏连忙解释,“这个女人,我觉得她很邪门,就是县主要找她进山打猎,打老虎,她进了山就玩失踪,把县主和我们扔在了里面,结果,我们就遇到了大雾,然后我们的兄弟就一个个的死去了,他们的死相和这四个人一模一样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就是你看到了这四具尸体,就脸色苍白的原因?那你之前还说是中邪了?现在又拉一个村姑,说是她邪门儿?”裘方兵不放过任何给温鹏找错处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这次,邢小柔却是顺着温鹏说道,“他说的有道理,两次,她都出现在了这些尸体出现过的地方,说这些尸体和她没有关系,我不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已经潜入了山寨,看着大家讨论的苏婳,在心里瘪瘪嘴,心里吐槽,我不信,你当你是鲁大头呢。

        邢小柔虽然已经年近三十,但面对自家哥哥,她还是习惯了撒娇的,“哥哥,要不,我们去查一查那个苏婳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