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都市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- 第221章 混蛋老头

第221章 混蛋老头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做梦都没有想到,傅平居然住在花园路的东苑小区。

        东苑小区建成已经足有二十多年,还是那种筒子楼,就是中间有长长的过道,两边是住房的老式楼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平这种人物,居然会住在这里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惊讶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倒是并不奇怪,“有句话叫大隐隐于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傅平如此低调,谁会想到他会住这种老楼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却很是怀疑,这凌向东是不是搞错了,也许这个傅平只是名字一样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过既然来了,那就先见见吧。

        叮咚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按了下门铃,“有……”岂料她还没开口,屋子里就传出来了一声怒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滚出去?!带着你那破礼物给老子滚!这事儿没得商量!滚!!”

        一听就是知道,这是个十分暴躁的老头,大嗓门就想高音喇叭,把柳婉清吓得不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来之前不知还打了个电话吗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现在人家还没见到你的礼物,就要被撵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皱眉看着凌向东,“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也是一头雾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地址是傅柔给自己的,她总不可能把自己亲爹的地址搞错,而且根傅柔说,他这个父亲一直独居与此,也不可能是别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傅老先生!我叫凌向东,今天特意来拜访你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顿时没了动静,过了一会儿门打开了一条缝,露出了这老头的半张脸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吓得顿时后退了两步!鬼啊!这就是傅平,当然是活人,只不过长相其丑无比。

        先说这肤色,整张脸都有种淡淡的藏青色,应该是一大片胎记;这眼睛可以算是丹凤眼,和“八”字一样,外侧眼角向下耷拉;再往下,就是大大的酒糟鼻,以及歪到茄子地里的大嘴,嘴角还留着口水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五官各自丑出了各自的风格,凑到一起的感觉更是……一言难尽!傅平吸了吸鼻子,一脸嫌弃地瞥了柳婉清一眼,“你喷了香水?

        真是臭死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嗙!门关上了,再过一会儿打开的时候,傅平带上了一个口罩,“你们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傅老,我是您的老朋友柳振业的孙女,这次来……”柳婉清急忙开始解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她话还没说完,傅平没好气的打断了她,大声怒怼:“柳振业?

        不认识!立马给我滚!否则我打断你们的腿!”

        嗙!门关上了!“这人真的是傅平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有些不知所措了,“都说独居老人性情都很古怪,没想到这人能怪到这种程度!每一句话都像是在怼人,好像我欠他钱似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也是皱了眉头:“老婆你先去附近转转,让我单独和这老先生聊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”柳婉清也打了退堂鼓,“那你小心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走后,凌向东再次敲了敲门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,门一下子忽然一下打开了,然而紧跟着里面就抛出来一大堆垃圾!要不是凌向东躲闪及时,这些果皮纸屑、残羹剩饭什么的就泼到凌向东身上了!“滚!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平大吼了一声,然后嘭的一声又将门给关上了!凌向东哪里想到会遇见这种闭门羹,也是颇为无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这时,傅柔打来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总,实在抱歉,我刚和我爸吵了一架,你就先别过去了,他正在气头上,可能对你们不会客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什么情况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爸发现我和乔纳森在一起的事情了,他误会我用钱包养男人……我带着礼物想要过去解释一下,结果刚被他骂出来!”

        傅柔委屈得不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知道了!原来我是撞在枪口上了,怪不得发这么大的脾气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原来凌总您已经过去了……都是我的错,也没提前安排好这些事情……”傅柔一个劲儿道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碍事!你爸是你爸,你是你,你没必要替他道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苦笑,“谁我改日再过来好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准备离开,不小心踩到了脚下的一团报纸,随着报纸破裂,露出了里面的一些药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天!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普通药材,凌向东也不会如此惊讶。

        药材里面,赫然有一味叫做“岑山灵参”的药,药用价值极高,是延年益寿的滋补佳品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产量极少,所以价值远超黄金!一克黄金400元左右,而一克岑山灵参可以达到十倍,也就是4000元,还是有价无市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次来拜访傅平,凌向东准备的礼物就是七两岑山灵参,也就是350克,市场价稳超百万!然而,极为讽刺的是,光是这报纸里剩下的灵参药渣就足足有一斤之多!这是凌向东第一次感觉自己穷酸!被自己当成宝贝的豪礼,还不如人家喝完剩下的药渣子多!“等等!难道我被王炳那老小子给骗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当即打电话给了王炳,“还记得上次让你准备的见面礼吗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那些岑山灵参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怎么样,是不是药效特别好?

        我和你说,这东西还有温阳的效果超级好,延时功能超强,根本不是市面上那些东西可比的……”王炳听上去很是得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先打住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质问道,“这东西真的有你说的这么值钱,为什么我看到有人一次用一斤,而且看这药渣应该煮了一次就扔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可能!这世上除了傅平那老混蛋,根本没人这么暴殄天物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大声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等等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顿时来了兴趣,“听你的意思,认识傅平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当然了,这灵参就是他硬塞给我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回答道,“你是不知道傅平这家伙有多混蛋啊,前段时间天天堵我家门口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惹到他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是我惹到他,是他求我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嘿嘿地笑了一阵,说:“三周钱,傅平听说我在涌川,就找到了我,想求我用盘蛇针为他疏通经脉!疏通经脉多累啊,我就一直没答应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是你猜怎么着,这老滚蛋仗着自己暗劲巅峰的功夫,把我给绑了!不过,我正好把你给我下的那种嘴歪眼斜的毒给配出来了,就用在他身上……你还别说,效果真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最后他害怕了,不但放了我,还跪在地上喊我爸爸!你猜我怎么说的?

        我说我没你这么丑的儿子!哈哈哈……这感觉……啧!别提多爽了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