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都市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- 第170章 行走的钱

第170章 行走的钱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追问道:“一个饭店老板不可能把陈庆九吓成那样的!你老公一定还有什么别的身份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除了黄庭山庄的老板之外,他还有什么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重复了一下姜小芊的问题,仔细想了想,“凌向东这家伙,除了打架厉害点,我还真没发现他有什么其他特点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对,能打其实还真的是一种很独特的能力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听这话,柳婉清急了:“真的动手了?

        嵇毅然不是说只让我们家向东去装装样子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上午,他确实是只装样子来的,还睡了一会儿!可是下午,那个叫陈庆九的就带了很多好手过去,还把我朱伟祁打成重伤,现在还在手术室里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急忙问道:“朱伟祁?

        就是你新交的那个男朋友?

        他被打了?

        那我老公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老公一挥手就将二十多个人给弄晕了,一下子就把将朱伟祁打成重伤的那人吓成了孙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说道,“我带着伟祁来医院的时候,那家伙正在对着你老公下跪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了个槽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被姜小芊这几句话给惊了,当即报出了一句粗口,“你说的是我老公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废话,不是他还能有谁?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说道,“你老公简直可以说是全场碾压……”听到姜小芊玩到这里,柳婉清原本悬着的心终于放下了,彻底松了一口气:“对了,朱伟祁的伤势没问题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胳膊断了几根,有些轻微脑震荡,没有生命危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愣了愣:“这个凌向东,一定又是装哔了,他既然有办法制服对方,干嘛不早点出手!居然还让你们家朱伟祁受伤了,我一定骂他一顿让你出气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千万别!都是朱伟祁太自负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脑海中闪过了刚才的一幕,凌向东本来就提醒过朱伟祁,只是朱伟祁这家伙根本不听劝啊!“什么都别说了,小芊!我知道你心地善良,不好意思开口!我一定替你教训凌向东,让他去给你们道歉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姐!我亲姐!若是没有你老公帮忙,我爸这招标公司就彻底完蛋了!我谢谢人家还来不及呢!你要是骂了他,他一定认为是我告了状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说道,“那我就成了狗咬吕洞宾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听得心里挺舒服,说:“不愧是我的好闺蜜小芊芊,真是太温柔贤惠识大体了,我要是个男人一定娶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时候还有心思开玩笑!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吐槽了柳婉清一句,“我要是个男人,坚决不娶你,这么好的老公都被你虐成这样,心里不得委屈死啊!行了,伟祁出手术室了,不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姜小芊挂断了电话,柳婉清心里反而嘀咕了起来,她把姜小芊的话当真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是啊,自己对凌向东确实有些苛责了,以后一定要对他好一点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凌向东离开了招标公司的大楼,便直接去了涌川市第二人民医院,今天虽然打痛快了,但是和那些精英对战弄出来了很多外伤,还是需要包扎一下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特护病房里,凌向东遇到了刚刚回国的袁鲸歌,袁鲸歌开始给凌向东的伤口消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白广达的妹妹安排好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问道,早在纺织行业大会之前,他就已经派袁鲸歌去见了白广达的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然后让白广达的妹妹故意露出马脚,暴露自己的身份,就是为了让李红玉以为自己已经控制住了白广达,从而上演那一出好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只是交代我将那妹子给安顿好,找个安全的地方去玩几天。

        我还以为是度假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一脸委屈,“可是你没告诉我,他那妹妹根本不是正常人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有些好奇,“这白广达看上去很正常的,他妹妹哪里能有特殊之处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仗着自己有点拳脚功夫,这丫头是走到哪儿惹到哪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长叹了一口气,“有好几次都吓死我了,最后连当地的黑帮大佬都惊动了,还来了一场火拼,我差点就死在那儿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这么猛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惊讶道,“怪不得白广达一提到他妹妹就头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哥哥,你这肌肉这么发达,在配上这种刀疤,真是绝配哦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包扎完凌向东的伤口,手指忽然滑过了凌向东的胸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趁我受伤就对我动手动脚,不怕我毒死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眉头一皱,“这里没你的事儿了,你可以走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小哥哥,你不是说过吗?

        对付我这种小丫头,用嘴就行,根本不屑用毒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搂住了凌向东的脖子,“我刚刚死里逃生,你就不给我点福利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可以,给你500万拿去花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当即拿出了一张银行卡,放在了袁鲸歌的面前,“密码是最后6六位的逆顺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并没有着急去拿银行卡,而是笑吟吟地凑到凌向东的耳边,轻声说:“小哥哥,我不想要这种奖励,我现在……想要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一把推开了袁鲸歌,怒道:“别蹬鼻子上脸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喂!我好歹也貌美如花,年轻水嫩,你就一点面子也不给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把外套一脱,仍在了地上,露出里面的紧身运动背心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若是我没结婚,说不定会对你有兴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回答道,“但是话说回来,正因为你还年轻,就应该找到自己追求的事情,而不是在我身上浪费时间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说道:“就在前天,我当时被好几个黑帮成员围住的时候,心里想着自己死定了!那一刻,我忽然发现自己的人生好短暂,还有很多遗憾,比如,男人的味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顿了顿,盯着凌向东的眼睛,用小手指划过了他的侧脸:“我脑子里,居然想的是你!所以,我想要的奖励,不是钱,而是……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细目相对,只有半米的距离,凌向东赫然发现,此时的袁鲸歌,有种很奇特的气息!在她身上,可以同时发现清纯和诱惑这两种东西,而且并不冲突。

        南亚女孩特有的标志五官,微微凹陷的迷人眼窝,圆圆的大眼睛,小巧挺拔的鼻子,让她看上去极为俏皮可爱,一种年轻女孩特有的美好和清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她却又有着一种奇怪的荷尔蒙的味道,略显消瘦的锁骨,起伏的胸口,还有低腰紧身牛仔裤勾勒出来的迷人腰线,又给人一种想要将其推倒的诱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鲸歌,你刚刚过了二十岁的生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想了想,说道,“在华夏,女人的法定结婚年龄是二十二岁,两年之后再考虑这种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哈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笑了一阵,“我就知道你的回答一定会一本正经!放心,我只是逗逗你的!看把你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白了袁鲸歌一眼,指了指那张银行卡,提醒道:“在涌川,500万已经不算是小钱了,你想要的很多东西都以可以买到,提高一下生活品质,不要亏待自己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记住一点,树大招风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居然在提醒我树大招风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黛眉微皱,“你既然知道树大会招风,为什么还对外宣称自己就是毒王,我刚刚回涌川,便听到有人居然在大庭广众下在讨论这件事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有问题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毒王的悬赏,足足有20亿欧元!你现在就是一大笔行走的钱!会有无数杀手过来要你的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急了,“你到现在非但不想办法扼制谣言,还让人把这谣言发散出去,你这是傻么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