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都市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- 第153章 有求于人

第153章 有求于人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王炳有十三个老婆,虽然都没有明媒正娶,但是对她们都不错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一脸鄙夷地看着凌向东,“你不想要她了,放任不管就好,干嘛非要害死人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听着王炳说话是一头黑线,这老家伙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!凌向东看着柳婉清,问道:“婉清,你信我还是信他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当然不信王炳的鬼话,不过他虽然说话不着调,但似乎也没有什么坏心思,便留了面子,“你们两个我谁都不信,我只信我自己!既然我一时半会死不了,治病的事再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给凌向东了一个眼神,看向了还在还在柳园的这一群人——徐瀚海还在这边抽搐着,口吐白沫,手若鸡爪,眼看就不行了;柳长远、柳勇泰父子两人都是面若死灰,还在那边跪着;柳紫升瘫坐在地上,双目呆滞,他妈柳竹萱在旁扶着儿子,一个劲儿掉眼泪;姜宏君、张大洪那几个人则是躲在一旁,瑟瑟发抖,都是六神无主的样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心中唏嘘,只感觉心里头特别的累,这么多人,为了利益,居然能挖空心思,使出这么多肮脏的手段!“确实有些碍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看了嵇毅然一眼,“嵇会长,就有劳你把这些人处理一下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如何处置?”

        嵇毅然大喜过望,既然凌向东委托自己做事,那就意味着他答应帮自己那件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抓的抓、该送医的送医、该滚蛋的滚蛋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的回答简单利落,快刀斩乱麻!嵇毅然怎么可能不带人出门,只是为了见凌向东,让他们都在柳园外等着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一声令下,一群身手干练的手下便进了柳园,将这些人风卷残云般都带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凌先生放心,我可以保证,绝对不会让他们再碍了您和尊夫人的眼!”

        嵇毅然这次用了尊称,没办法,虽然还不完全确定凌向东和王炳身份,但是现在也必须当真的来对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对嵇毅然挥了挥手,“我和老婆说几句话,你先等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嵇毅然心中微有不悦,但也不好发作,只能站在了一旁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对柳婉清“汇报”道:“都安排妥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好大的面子,居然让嵇毅然在那边等着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低声对凌向东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微微一笑:“我已经让黄建元他们散步了消息,让他们对外宣称我就是毒王,他们过来巴结应该的,戏要做足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爷,您不是一向很低调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这时候公开身份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凑了上来,显得十分好奇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没理会王炳,对着柳婉清一脸骄傲:“看,这老家伙也认为我就是毒王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抓了抓头发,你丫不就是货真价实的毒王么?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还用得着装?

        莫非是和老婆的玩笑话儿?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白了凌向东一眼,问王炳道:“您真的是传说中的圣手神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般一般,华夏第三,老大已死,老二偏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笑着回答道,“你还真别笑,我说的是实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恩了一声,很礼貌的问道:“老先生可否我为爷爷看看?

        从刚才开始,他一直捂着胸口,看上去很难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还挺孝顺,知道自己得了病,想到的还是长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夸了柳婉清一句,远远看了柳振业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只用了片刻,王炳便说出了诊断:“没病,就是气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人有面向,相由心生,这老先生是有事想不开,闹心闹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中医和相术有相通之处,你爷爷一看就是个老顽固,吃药不顶用的,想要长命百岁,唯有解开心结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解开心结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喃喃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说起来玄乎,其实也挺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解释道,“老婆跟人跑了,就再给他找个老婆;钱都赔干净了,那就给他一大笔钱;喜欢花鸟鱼虫,就给他花鸟鱼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简而言之,这把年纪了,想要什么尽量满足,怎么高兴怎么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叹了口气,说:“问题是,他的心结是缺孙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缺孙子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打趣道,“那好办,拿着一把钞票去大街上撒,一大票人过来喊爷爷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您误会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也叹了口气,“我爷爷一直想让孙子继承家业,可惜他亲孙子是戴手铐的那个,刚刚认的假孙子则是坐地上那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们俩都错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语气依旧和开玩笑似的,但却一针见血!“就这点破家产,还需要人继承?

        真以为这是皇位呢?

        他这毛病,可不光是缺孙子,还有一点就是太自负!把自己看得太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倒是对王炳有些刮目相看了,王炳的这句话真的说到了重点,这才是柳振业真正的心病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所谓四十不惑,等你到了我这个年纪,看人的心境就不一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对着凌向东跳了跳眉毛,“怎么样,我这话有点水平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一愣!“等等!你刚才说自己多少岁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一般人都不告诉他们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炳低声道,“再过几天,就是我四十三岁的生日啦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看着王炳那满脸的皱纹,一脸的难以置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王炳一副为老不尊的样子,原来是个假老头!居然只有四十多岁,算得上正当年呢!……凌向东、柳婉清和王炳三人一直在聊天,足足过了十多分钟。

        嵇毅然可就等急眼了,在涌川这一亩三分地,说自己是个土皇帝也差不多,可是居然罚站似的,被人晾了这么久!柳家的人也是怨声载道,嵇毅然都不敢动,他们更不敢做声啊!众人心里暗骂,这凌向东还真是没点眼力劲儿,放着嵇毅然会长和钟伯鸣教授不管不问,居然和那老头聊得火热!刚才这老头一直自称自己是王炳,可是就他那不稳重的样子,怎么可能“圣手”老先生?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现在对着嵇毅然摆谱,是因为人家有事找他,一旦这事办不成,铁定吃不了兜着走!“咳!”

        嵇毅然实在等不下去了,凑过去小声问道:“凌先生,此时紧急,可否借一步说话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想了想,回答道:“就在这里说即可,不必藏着掖着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