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都市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- 第113章 路边的蛇

第113章 路边的蛇

        “他的身份,恐怕是……毒王本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说出了最后这四个字,陈庆九登时大惊失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您在开玩笑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说道,“数年前,巴纳德的叛军以毁了半个城市为代价,和毒王同归于尽了!再说了,就算他和毒王有关系,这个人如此年轻,八成是毒王的徒弟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摇了摇头,说:“他是不是毒王本尊还有存疑,但他绝对不是毒王的徒弟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为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疑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很简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说,“因为毒王唯一的徒弟,此时就在我们东渊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愣住了:“我在东渊岛住了这么久,年轻一辈差不多都认识,并没有用毒的高手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谁规定师傅的年龄,就一定比徒弟大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打断了陈庆九的话,“他的身份我不便告诉你,你只要知道,此人在我们王家的地位比我都高就是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的表情凝重了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王晋龄在整个王家之中的地位已经举足轻重,比他地位还高的人,两只手都数的过来,而且全部都是手握实权的高层!王晋龄继续说道:“毕竟玥儿的婚事牵扯到了毒王,非同小可!我会禀告家主,由他来决定你和玥儿的婚事,你就不要急于一时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玥儿都说了,她只是单相思而已,而且他已经结婚有老婆了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忿忿不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能这么说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分析道,“看此子的样子,之前不知道玥儿是我们东渊岛王家的后人,当时这么多人在场,他若是直接接受玥儿,也是很丢面子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而且,他一直将老婆护在身后,看样子还是很喜欢那个女人,当着老婆的面,他更不可能当众接受玥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但你仔细想想,以玥儿的样貌和身份,有哪个男人会不动心?

        他若是真的不留后路,那交杯酒他就不会喝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终于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,“这么说,他对王玥有心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只能说有可能,不过纵然是有可能……以我对家主的了解,若是他知道他有可能是毒王还活着,而且和玥儿相识……”王晋龄扶了扶眼镜,“会做出什么决定还不得而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就是要悔婚?

        可我和王玥的婚约早就定了!你们王家不是一向很守规矩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恼怒道,“难道就因为横刀夺爱的是毒王,你们就言而无信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冷冷看了陈庆九一眼,声音寒气逼人,问道:“庆九啊,刚才是什么噪音,如此聒噪?

        弄得我耳朵有些不舒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见王晋龄活动了一下手掌,顿时倒吸了一口凉气,立即给自己一嘴巴子,道歉道:“叔!我只是一时激动,您别见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见陈庆九嘴角有了血迹,王晋龄的表情缓和了几分:“还好你还懂些事理,我就点拨你几句吧,我们王家自然也会太过绝情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婚约自然不能随便撕毁,但毒王的面子也不能不给……”“叔啊!求您给我指条明路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双手抱拳,“我陈庆九若能娶到玥儿,定当铭记您的大恩大德……”“这种话就不要多说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看了一眼陈庆九,“我问你,你是真心喜欢玥儿吗?

        说实话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陈庆九有的是女人,之所以非要娶王玥,主要是面子问题!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直言不讳道,“我和她的婚约,知道的人不少,若是被人截胡,这不是打我们陈家人的脸吗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闭上了眼睛,往座椅上一躺,仿佛在自言自语:“面子终究是要自己挣的,而且谁更强,谁才活得更久,这样才能有话语权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叔,您的意思是,只要我能除掉那个什么毒王……”陈庆九眼中闪过一丝阴冷,试探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天真是乏累,居然居然睡着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微微睁开了眼睛,幽幽地问,“阿九,你刚才说什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陈庆九心领神会,回答道:“叔,我刚才说,路边有条蛇奄奄一息,像是快死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是老了,眼睛花了,我还真没看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随便应了一声,头一歪就打起了呼噜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显然是在装睡,不过他最后一句话,已经挑明了态度——不管陈庆九怎么对付凌向东,王家都不会管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车队到了涌川市国际机场,王晋龄带着王玥登上了回东渊岛的私人客机,张奉五作为随从一路护送。

        而陈庆九则是借口还要参加某论坛会议,留在了涌川市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了飞机之后,王晋龄将座椅旋转了方向,坐在了王玥的正对面。

        王玥一脸的嫌弃:“飞机就不应该定制这种旋转座椅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就是!有钱烧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丝毫也不在意王玥的揶揄,依然笑着,还从兜里摸出了两颗保健球把玩起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玥儿,要不要我警告一下陈庆九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咳嗽了一声,主动问王玥,“他留在涌川,恐怕要对你那小情人儿不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看着王晋龄一脸八卦的样子,王玥没好气的看了他一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己这个二叔,在人前虽然装得一本正经,私下里却是个“老顽童”,说话总是没个长辈风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,都是聪明人,就不必多此一举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玥招呼空姐,要来了一杯咖啡,“刚才你故意让陈庆九上了你的车,不就是为了诱他去试探一下毒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彼此彼此!你不是一样也利用了陈庆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摇头晃脑,嘿嘿一笑,“你若是真的为那凌向东考虑,又何必当着他的面喝交杯酒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玥喝了口咖啡:“二叔,你想多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玥儿,半年不见,你这心性又成长了不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夸赞道,“你若是收收性子,未来指掌几个大国的业务,也不在话下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二叔,你就不要抬举我了,我只想唱唱歌罢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玥轻叹了一声,换了个话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那还不简单,以我们王家的势力,将你培养成国际一线的歌手也是轻而易举啊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说,你也犯不着在酒吧这种地方卖唱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你说不明白,梦想这东西,用钱砸出来的不算本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玥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瞪着眼,扯着嘴角,一脸的自豪:“咱王家有的可不仅仅是钱这么简单!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玥没说话,她知道,如论自己怎么说,王晋龄也不会理解自己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王家的老一辈里,他们的观念都根深蒂固,谋权、谋利、谋人心才是王家的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出生在这样的家族,“梦想”这两个字太过奢侈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晋龄见王玥没说话,又把话题给绕了回来,笑嘻嘻的问道:“玥儿,就真的不担心那个凌向东被陈庆九弄死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陈庆九确实是个武道天才,就算是我,也要用上全力才能与之一战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玥评价道,“我没见过凌向东全力出手,并不知道他身手到底如何,但是……”王玥喝了口咖啡,又说道:“想要打败一个人,最好的办法,可不是用拳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