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都市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- 第96章 红杏出墙

第96章 红杏出墙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盘算好了“审问”凌向东的十大问题,然后立即给凌向东打通了电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在哪儿?

        我有事找你,现在就回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用命令的语气说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在黄庭山庄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回答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去那种晦气的地方干嘛?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装作生气的样子,故意大声质问,“去和那黄毛小骚妮儿幽会?”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柳婉清今天冷静下来之后,就发现已经自己误会了凌向东,毕竟黄庭饭店是自己选的,遇到黄婷婷只可能是巧合。

        再说了,凌向东就算真的有外遇,也不会傻到当众曝光这件事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么简单的道理,但是当时自己就是想不通!就好像是被醋缸子砸中了头,给砸傻了似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现在她能承认自己错了吗?

        当然不能!否则的话,自己的面子往哪儿搁?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她必须继续装傻!“婉清,你真的误会了!我以前根本不认识她!我可以发毒誓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又补充道,“昨天因为你出了意外,我还没来得及教训他们!害的我和你的浪漫晚餐泡汤了,我当让不能放过他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可别冲动!”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警告道,“毕竟这饭店的背后是黄家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见柳婉清担心自己,终于松了口气,说道:“放心吧,我心里有数!”

        与此同时。

        黄庭山庄的一楼大厅马海萍已经见到了约会的对象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男人名叫孔玉璞,西装革履,戴着金丝眼镜,脖子还挂着个大红围巾,特别像个成功人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萍!好久不见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和煦地笑着,还很贴心地送上了一朵玫瑰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同学怎么能送玫瑰花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不合适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嘴上这么说,不过还是笑眯眯地将那束玫瑰接了过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马海萍心里早就乐开了花,这说明自己魅力不减当年啊!都是柳正国那家伙是个闷油瓶子,根本不懂女人的心思,相比之下,孔玉璞不但很浪漫,而且显得那么绅士,特有风度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相当悉心,不但主动为马海萍拉凳子,还亲手为她倒上了一杯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海萍,这么多年没见,你还是这么年轻漂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双眼含情脉脉地看着马海萍,“当年,若不是我家境贫寒,也许我们……”“不要说了!今天我们只叙旧,不谈那些伤心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也是颇有感触,但是这些旧情事,她不敢提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和马海萍是同班同学,两个人曾经暗生情愫,谈了过一段恋爱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马海萍的父母嫌弃孔玉璞太穷酸,最后两个人只好分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后来,马海萍嫁给了柳家的长子柳正国,可谁又想到这柳正国在柳家根本不受重视,这日子并没有马海萍想象中那么风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璞,听说去后来去了国外,现在从事金融行业,当大老板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推了推眼镜:“哪里算得上大老板,距离世界五百强还差得远呢,最近入驻咱们涌川市的r&e化工你知道吧,我正在给他们做金融指导……”“哎呀那太巧了!我闺女就在那里当副总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一脸的兴奋,“说不定你还见过我们家婉清呢!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胳膊肘忽然一滑,切牛排的刀子便掉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实际上,他一直想和r&e化工谈合作,但是因为太不专业被拒绝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打听过了,马海萍结婚之后没有工作,便想着反正她不知道实情,想借着r&e化工的名望吹个牛,结果撞枪口上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和r&e化工只是刚开始接触而已,副总级别的高层还没见过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简单解释了一下,连忙换了个话题,“想不到你闺女这么有出息啊!结婚了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别提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叹了口气,“找了个上门女婿,特别不争气……”……此时的凌向东就坐在黄庭山庄的二楼办公室,黄庭山庄的管理层基本都到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那个狗眼看人低的大堂经理已经被凌向东开除了,正在一脸丧气地收拾东西,其他的几个人也是噤若寒蝉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昨天晚上就接到了黄婷婷的通知,知道这黄庭山庄已经易主了,能让黄建元将整个饭店送人,这人又岂是好惹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凌向东一拍桌子,对着大厨崔怀宇呵斥道:“一个大厨不好好做饭,整天想着用那些添加剂偷懒耍滑!你这是开饭店吗!一点专业精神都没有!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怀宇躬着身子,一脸的歉意,他见识过凌向东的功夫和厨艺,对他也是打心底里佩服,“凌总,您放心!我以后再也不敢了,绝对用心做菜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见崔怀宇态度诚恳,便点了点头,“看你也有些底子,你就暂代店长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何德何能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怀宇谦虚道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说:“用人,以德为先,能力只是其次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虽然有些自傲,还有些偷奸耍滑的小心思,但是贵在态度还算不错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还有,我最近确实有些忙,没空给老婆做饭,不过看你的刀工勉强可以过关,我给你个菜谱,以后就按我的法子做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怀宇双手从凌向东手里接过那几张纸,情绪颇为激动,立马千恩万谢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顶级厨神的菜谱啊!比金子还贵重!“还有,从明天开始只做功夫菜!而且所有的菜品价格翻5倍……不再翻10倍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又安排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凌向东的设想,随着产业园那边的越来越忙,他的精力必然会分到那边一些,而黄庭山庄正好在御风别墅和产业园的中间位置,很好可以当成柳婉清的私人厨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十倍?

        老板,我没听错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怀宇惊了,“现在我们的菜品价格就已经人均600了,您这么定价谁吃得起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收下这个饭店不是为了挣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一句话就怼死了崔怀宇,“别问这么多为什么,你按我说的做就行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凌向东看来,相比起让柳婉清吃好,区区一个黄庭饭店的收入还入不了他的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而今太妃布已经牢牢掌控在他的手里了,用日进斗金来形容也毫不过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钱任性,就把全市最好的饭店当咱的私家厨房!没人来吃饭怕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大不了赔点钱,又不是赔不起!就在这时,一个服务员急匆匆的敲门进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崔总!薛红姐和人吵起来了,看怎么处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到底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崔怀宇问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十岁左右的两口子,吃完饭出去的时候,薛红大姐正好骑车来上班,把那老女人的鞋给辗了一下……”服务员将知道的情况简单说了一下,“就在咱店门口,隔着窗户应该能看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出于好奇,凌向东还是往外看了一眼,岂料这一看不要进,他赫然发现——居然是马海萍!她和一个陌生男人站在一起,正在辱骂一个穿着围裙中年妇女。

        崔怀宇打开了窗户,正好可以听到下面几人的对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薛红用围裙搓着手,苦着脸道歉:“对不起!我真的不是故意的!我这车刹车不太好使……您的脚没事吧,要不我拉您到附近的诊所看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拉我去诊所?

        你拿什么拉!拿你这破电动车拉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怒气冲冲指着薛红,厉色道,“你知道我这双鞋多少钱买的吗?

        六万呢!你看你给我压的褶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红急忙摘下脖子上的围巾,说:“不好意思啊,我这就给您擦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马海萍一脸嫌弃,高声喝道:“别用你那破抹布碰我的鞋!”

        环卫工一脸赔笑:“这是我的围巾,刚洗过,干净着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说着话已经蹲了下来,想要给马海萍擦皮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是聋子吗!没听到她说不让你擦吗!滚!”

        孔玉璞看上去西装革履,动起手来居然毫不含糊,一脚便踹在了薛红的头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薛红刚刚蹲下,重心不稳,后仰了一下便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薛红的脸色相当不好看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该道歉我道歉,该赔钱我就赔钱!可你怎么能打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薛红从地上爬了起来,头发都散开了,看上去颇为狼狈。

        啪!孔玉璞扬手一记耳光打在了薛红的脸上!“我打你怎么了!谁让你不长眼的!我女人身子骨金贵着呢!她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我弄死你个臭娘们儿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听得眉头一皱!这老男人居然说马海萍是他女人?

        红杏出墙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