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都市小说 - 都市上门女婿在线阅读 - 第18章 袁鲸歌

第18章 袁鲸歌

        涌川市第二人民医院。

        柳婉清给凌向东安排的是一间高级特护病房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时,整个房间里只有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和一个五大三粗的男护工。

        男护工一脸憨厚:“凌先生,我是柳女士派过来的,有什么需求直接和我说就行。

        您放心,我很有护理经验。

        您需要上厕所的时候,我可以帮你扶着都行,我不嫌你脏。

        喂饭我也很拿手,你只管张嘴,一准儿把你喂得饱饱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画面太美,凌向东不敢想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这个人是柳婉清亲自安排的,自己也不好轰他走,只好略带尴尬地回应了一个笑容:“那就麻烦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这时,一个带着口罩的女护士带着药品走进了房间。

        她的手法很娴熟,给液体瓶口消毒,然后开始给吊瓶里加药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忽然眉头一皱,问道:“护士姑娘,你这加的是什么药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消炎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护士简单的回答了几个字,转身要走,“有什么事按铃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淡淡地说:“那我现在按行不行,最多再过三个小时,我就会心肌痉挛,到时候再抢救恐怕就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丙二氰酸酰脂确实有消炎的作用,但是毒副作用也很大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女护士看了凌向东一眼,露出了一个很好奇的眼神,不过嘴上却说道:“说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这是青霉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不慌不忙地给自己拔了针头:“那就更不好意思了,不管是丙二氰酸酰脂还是青霉素,我都过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的针眼出血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从桌上拿起那瓶碘酒,打开了瓶盖,却没用棉棒消毒,又放回了桌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女护士摘下了口罩,露出了一个美艳的笑:“凌先生,你很有意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旁边坐着的男护工瞬间就傻眼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女护士的颜值太高了,皮肤白皙,五官精致,就和大明星似的!女护士对男护工抛了个媚眼:“小哥哥,我有点渴了,想喝橙汁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能不能帮我去楼下买一瓶,回来给你微信转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男护工一连说了三个好,便一溜烟儿冲下了楼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只剩下了两个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微微一笑:“怎么称呼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鲸歌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赞道:“好名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你不是护士,是个杀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拿起托盘下面的手术刀,在凌向东的面前晃了晃:“你死之前,我很想知道,你为什么能认出来这是丙二氰酸酰脂的?

        这东西无色无味,根本不会被发现才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淡淡地说道:“化学,比你想象中的要复杂和有趣得多……”袁鲸歌点了点头,说:“我很同意你这个观点,所以,你同意你多活几分钟,说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微微一笑,问道:“袁鲸歌小姐,你知道丙二氰酸酰脂是谁合成的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反问:“难道是你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点了点头:“没错,还真是我合成出来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当年我在巴纳德的时候,发现了一种有毒的植物,从里面提取出来了这种元素。

        它虽然无色无味,但是浓度比一般的液体高很多,所以注射进盐水时,会形成很细小的涡流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愣了一下,旋即开心地笑了:“我还真是受教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下次我一定把这东西先稀释一下再用。

        果然是细节决定成败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也是微微一笑:“你说的不错,细节很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你想知道自己还忽略了什么事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摇了摇头:“我的手法比专业的护士也不差,似乎没有什么其他细节了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问道:“知道我为什么不怕死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自信地说:“当然知道。

        你的资料我看了,本来前程无限的人生,却被你活得这么窝囊,换做是我早就死了好几次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不。

        因为我不会死,会死的是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指了指那个碘酒瓶,“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类似于茉莉花的香味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仔细嗅了嗅:“挺好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耐心地解释道:“这个碘酒瓶子里,装的是不是碘酒,而是一种有毒的烷类物质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旦吸入人体,最多24小时,就会麻痹人体神经中枢,死亡概率94%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很幸运活下来的话,也会最终造成终身瘫痪,更大的可能是植物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摇了摇头:“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恐怕只是普通的香水罢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你想骗我,然后争取活下来的机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这气体有毒的话,你自己不也闻到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嘿嘿一笑:“这种毒性烷气体也是我合成出来的,所以我当然有中和剂,这毒气对我无害,但你就必死无疑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忽然一怒,举起了手术刀,就刺向凌向东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猛一转身,却被袁鲸歌掐住了锁骨,硬生生按了下去!“一路走好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只感觉脖子一凉!没有痛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用的是刀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看把你吓的!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哈哈大笑了几声,忽然又压低了声音,“凌向东,我确实小看了你。

        给我中和剂,我赏你一个痛快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则的话,我有一百种方法,让你疼得痛不欲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将手术刀顶着凌向东的脖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微微一笑,平静地看着袁鲸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袁鲸歌,我比你想象中更了解你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不是华夏人,出生于南亚北部的佤岗,13岁那年家人死于大火。

        你走投无路,加入部队,因为外形靓丽,被训练执行特殊任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17岁那年,你学习了中文,被派往外面华夏执行任务,然而任务失败,你从此下落不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几乎没有人知道,你实际上弄到了华夏的身份,化名袁鲸歌。

        此作为一个没了背景的自由人,到处接单,执行一些非法活动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愣了一下:“凌先生,你的情报能力很强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知道这些并不能让你活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正相反,你非死不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不慌不忙地继续说道:“你有没有想过,你初来乍到没有人脉,这么简单价格又高的任务,为什么会轮到你身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听到这句话,皱起了眉头,问道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呵呵一笑:“因为你的背景足够干净,就算死了,也没人能查到什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仔细一想,并非没有这种可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对头叫李红玉,因为一些原因,她不能派她的人杀我,只能秘密找第三方办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继续解释道:“以她做事的风格,做事绝不留尾巴。

        你一旦杀了我,她就会对你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她不允许知道这件事的人活下去!从你接单的那一刻,就注定了,你必死无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问道:“你为什么和我说这些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因为你还有利用的价值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直言不讳地说,“帮我做几件事,事成之后,我可以给你一个安身立命的机会,后顾无忧地过完后半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鲸歌看了一眼碘酒瓶,忽然莞尔一笑,将凌向东按在床上,凑到他的耳边,咬了一下他的耳朵,轻声道:“我同意合作,但是……”凌向东的耳垂被贝齿咬住,产生了一阵酥麻之感。

        而袁鲸歌趁机将一只手,按在了凌向东的伤口之上!袁鲸歌冷冷地说道:“我最恨有人威胁我!给我那种什么烷气体的中和剂,不然的话,你会很疼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说几句话就能解决的问题,我不屑用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凌向东微微一笑,“那只是普通的碘酒,加了点香水而已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