知音文学网 - 修真小说 - 我是灵馆馆长在线阅读 - 62:明珠

62:明珠

        隗林重新回到了他自己的暗室之中,坐在石墩上,他双手的手肘顶在八仙桌上,手托着剜心刀,闭上眼睛。

        房间里那四盏长明灯的灯火,仿佛微微地摇晃了一下,火焰上的淡淡的黑烟在一刻像是活了过来,竟是不散去,在虚空之中扭曲着盘结在一起,形成一个团扭曲的人影。

        烟雾扭曲的而成人,在这个暗室之中扭动,慢慢来,烟雾的身上多少一些光线,初时如火光,慢慢地形成线条,变成红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烟雾扭曲的人身上多了一件红色的袍服,一会儿,袍服的胸口多了一个银色徽章印记。

        再又在那首席剑上转了一圈,一道光芒没入了雾人的身中,在他的衣袖上多了一道剑纹,腰间挂着一枚印章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的元神之身上每一样印记的显化,都是一份人道力量的加持。

        最后,那元神之身划过剜心刀后,手上便多了一柄红色的短刃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来到门前,脸却开始变化,烟雾翻涌之间,化为一颗龙头模样。他觉得这样更容易深入人心一些。

        伸手开门,但是真实的门并没有形,却有一扇虚幻如轻纱的门被打开,门外有微光,仿佛有一个神秘的世界被打开了,龙头人走了出去,如走入轻纱帐中。

        这座沪城人们的意识之海,韩玲玲仿佛看到了隗林走出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她揉了揉眼睛,却发现什么也没有。

        屋子里一片漆黑,仅有外面巷子里的路灯照入屋中,映出一片片阴影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玲玲在屋子里有没有看到?她那个仿佛看到的人是走入了她的意识之海,隗林从她的意识海之中路过,因为隗林并没有刻意的在他的意识之海里隐藏,所以她能够微微的感知到。

        韩玲玲打开手机里的聊天几个聊天群,看到了不少冷嘲热讽话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少人说她成了政府的狗,她不敢告诉隗林,心中觉得委屈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以她的性格会以他们那些人对骂的,但此时她默不吭声,因为有人说,夏国只会打嘴炮,根本就不敢有什么实际的行动,这不过是在吓唬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正是因为类似的声明多了,不少人都当成了一个笑话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韩玲玲也不知道之后的结局会是怎么样的,又因为她心情确实有几分复杂,所以她没有吭声。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现实之中,今晚的沪城的阴影之中,到处都上演着杀戮。

        各种暗杀,各种猎食。

        潜入的外籍,又或是早就潜伏在这里多年间谍,又有本土那些无国家意识的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家小心一点,刚才夏国官方发了声明,我们天亮之后,一切行动都结束,然后离开夏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怕什么,想当年,我的祖父,曾一路打到这个国家的首都,还坐过那皇帝的椅子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别的角落里,也有人说道:“大家抓紧了,天亮之前离开,不管结局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他们找不到我们,不要那么紧张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夏国法术不是很特别的,不要大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也不怎么样啊,我杀的那个几乎没有还手之力,还敢跟着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……

        隗林行走在意识世界之中的沪城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世界里的城市的并不是平面的,而是三维立体的,层层叠叠,可以说是没有上下之分。

        有时候一栋房子上层叠着另一栋房子,而且房子的风格却千奇百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意识之海之中,会存在迷失的风险,有的时候,普通人会通过做梦的形式进来这里,但是大多醒来之后又会忘记了,即使是没有忘记却也不明所以。

        意识之海是一地之人的意识念头构建而成,这里面有人性意识里最大的恶汇聚扭曲而成的怪物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超凡修士能够利用这些,有些则将那些东西视为天然的屏障。

        之前隗林追逐的那个祝向阳,他是可以准确进入每一个独立的人意识,只要隗林有一个人没有跟上,那么就追不上他了,可是隗林就是紧紧地咬着他,根本就让他无法摆脱,这是他没有想到。

        本来只要人在意识海里,进入一个单独的个人意识里,那就会立即推动踪迹,就如隗林之前在联众共和国时一样,他进入了余雪霏的意识里后,除了刚进入那两个恶灵骑士的无差别攻击,让他不得不出手之外,后面来的人根本就找不到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现在隗林是要从这片意识海之中,找出那些藏在深处敌特来。

        呼魂之法,回文复语之术,这两种其实并不算什么时候多厉害的法术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多民间的人在家中小孩被吓了之后,大人们都可以夜深人静之时喊一喊,若是有魂掉落在附近,就会被喊回来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真正的术士,则是将人身上的魂魄喊走。

        隗林在这是意识之海之中当然不是为了将谁的魂魄喊走,呼魂之法是需要知道别人的名字、生辰等一些先决条件的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这个是为了将一些沉睡的主意识叫醒,回文复语则是能够让这些被在意识之海里叫醒的人们能够回答。

        这个叫醒并不是真的人被喊醒,而是在意识之海之中能够回应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喊什么话,让整个沪城中的人能够回应,隗林仍然还在想着。

        同文同种同生长背景的人都会有相同的烙印,只要触及,便会让情绪沸腾,形成一种情绪共振,他再以自己的元神融入其中,便能够寻到其中不和谐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当这个不和谐的出现之时,隗林便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,直面相对,隗林不相信有人能够逃过自己的探查。

        他在这意识世界里的沪城之中行走着,手中红色短刃,一身红色长袍,一颗龙首,双眼之中黑烟翻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实,这还算是他来到沪城之后第一次欣赏意识世界里的沪城,上一次他是追人,后面又立即离开了,并没有好好地看一看这个意识世界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在扭曲的街道,走在随时都可能出现断裂的巷口,朝着那断裂之下看去,只见下方黑雾滚滚,似有怪兽咆哮。

        又在一处开裂的墙壁上,却看到有岩浆不断地流淌而出,流到地面上形成一条燃烧的沟壑。

        他走着走着,突然抬头,发现在重重叠叠的虚空背后竟是有一轮明月。

        隗林眯着眼睛,看到那一团白光高高在上,如月挂在天空的存在,飞腾而起之后,却看到那一座巨大的塔,这塔不知高几许,下方仿佛从无尽的深渊里立起来的,而塔身则是乌黑,上面攀爬着无数的藤蔓,有些干枯有些又长了新芽,还有一些怪物的尸体腐烂在上面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一路飞腾到塔的最顶端,看到那上面一颗巨大的明珠,散发着无尽的白光。

        东方明珠塔在这意识世界之中,居然是这个样子,而这塔上居然真的有一颗明珠,而且这明珠还散发着万丈光芒,照耀着这座意识海之中的沪城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他发现这塔上面刻着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东方明珠。”这字非常的端严。

        另外一处又写着:“照破山河万朵。”字体刚硬,笔画之中的勾竖横折如铁划银钩,棱角锋利。

        这是两种不同的字体,看起来写的时间也不同,第一个是命名凝形,这颗珠子能够在这意识海之中成型。

        另一个是铭法,那一句‘照破山河万朵’让这一颗珠子的光芒有着破开迷雾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看着这个字,他觉得自己真的需要好好地去练一练字了,其字中的神韵,便是一道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字如法,真的是好字。

        能够在这意识世界之中写上一行字,并且多年下来都没有被扭曲,这是让隗林都感惊奇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又抬头,看到珠上的塔尖上一竖字:“愿此珠如月,万古存,戍卫我河山秀丽,国泰民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来,前人早就已经做好了准备,已经种下种子,栽好了树。

        有这明珠在,隗林更有把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他站在塔尖上看着这一片扭曲层叠的沪城,突然心生感慨,想着百多年前,这一座城虽然也繁华,但是却是世界各国领事馆圈占着一片片的地方,在这里,有着世界各地的修士,有着来自世界各地的闯荡者。

        他们来这里追名逐利,来这里收获更高层次的法术,或者是来这里传教。

        而现在,那些领事馆建筑已经是沪城的一道风景而已,那些过往的人与事,为沪城增添了历史厚重与色彩,俱往矣。

        前人能够重拾河山,那做为后辈守护疆土,责无旁贷。

        他想起当年国破之时,被列强瓜分的情形,不由吟唱出一首歌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昏睡百年,国人渐已醒,睁开眼吧。小心看吧,那个愿臣掳自认。因为畏缩与忍让,人家骄气日盛。开口叫吧,高声叫吧。这里是全国皆兵,历来强盗要侵入,最终必送命,万里长城永不倒,千里黄河水滔滔,江山秀丽叠彩峰岭,问我国家哪像染病,冲开血路,挥手上吧,要致力国家中兴,岂让国土再遭践踏,个个负起使命,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他其实并不怎么会唱歌,但是这歌是由感而发,由心而起。

        随着他的声音而起,明珠上的光芒大盛,竟像是被挑动的火焰,翻涌起层层光芒照耀着一座城。

        隗林的心中情绪,与词中之意随着这珠光遍洒沪城,照入人们的心中。

        一股异样的情绪在这片意识世界的沪城之中滋生。

        夏国人是骄傲的,所以夏国人对于耻辱永远都记得,平时不说,儒家文化让他们看上去谦逊,但是五千年的传承,赋予了这个民族坚韧与顽强不屈,和内心深处的自傲。